/m/news_view.aspx?id=615&gp=107
西田彈簧機械轉載:“愛情約定”的是與非
來源:本站時間:2012/6/28 10:54:57

     重信守諾是做人的基本守則。生活卻往往充滿喜感,有些承諾當作玩笑開了,若干年后,有人找上門來,希望兌現的時候,許諾的人突然發現有人把玩笑當真了。這樣的事情,如果再融入職業的成分,更為麻煩。

6月25日,湖南交通頻道主持人小海在微博上說:11年前,有個小朋友讀初一,給小海姐姐寫信問可不可以做他的女朋友。小海當時覺得他很可愛,回信說,好,但要等你清華或北大畢業了,掙到第一個100萬了再來找我。25日,當年的小男孩跟她說:“我做到了……”(《瀟湘晨報》6月26日報道)

直覺讓我很懷疑這個“愛情約定”的真偽。既然成了微博事件,也沒見那個掙了100萬元的小男孩出來否認,姑且假定這是個真實的故事。至少,網民當真的居多。小海姐姐的自我曝光,引來不少爭議。指責她踐諾的有之:“給了別人一個的絕望希望,如果你當年拒絕他,他也許就不會像現在這么痛苦了!”“我想他一定是難過的,不是為了你,而是這個愛情約定?!薄?1年前就要求人掙100萬元才可(必須的一個條件),真是有些崇錢?!碑斎?,也有不這么想的:“如果站在男孩的角度,也許11年前是愛慕,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也許明白了許多道理,也許他現在對小海的感情是感激與感謝,也許他只是把小海當成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人,但并不是另一半?!?/FONT>

爭論雖多,沒看到從媒體從業者角度評說女主持人這個“愛情預定”是與非的,未免有點遺憾。

現在,當事女主持人已經記不清她是主持少兒節目還是音樂節目時收到這個小男孩信件的,也沒告訴公眾,這個小男孩如何聯系上她的。我們繼續假定小海姐姐說的是實話,這個男孩從網上查到了她現在的電話號碼,這就更證明:男孩把電臺女主播的話當真了。這樣,小海姐姐作為節目主持人,給聽眾回信,是職務行為呢,還是純粹的個人行為。屬于職務行為,她是媒體從業者,對聽眾的回信,不管對方年齡的大小,都應秉持客觀公正的態度,實事求是作答。真實是新聞的生命,真實也是媒體從業者的職業底線。玩笑的話,尤其是勢利的玩笑,比如,讓那個男孩讀完清華或北大,再掙100萬元,再答應聽眾的要求,這種承諾,或者說是愛情約定,是否違背了新聞倫理,該有所反思?從小海姐姐26日上午的微博看,跟啥也沒有發生過似的,照常工作生活了。顯然,心里真的裝著聽眾,就該仔細想想,作為媒體從業者,以后在跟聽眾交流時,面對聽眾的非分請求,該如何禮貌拒絕,而不是圈定個自以為高不可攀的標桿,讓別人去努力。假如小海姐姐當初的回答,不是職務行為,純粹是個人行為,事實上,寫信的聽眾不會這么認為,更該像那個男孩道歉。畢竟,正如網友所言,“曾經的承諾,卻變成了玩笑”。有道是,諾不輕許,踐諾等于失信,失信要有所自省。

女主持人的“愛情約定”,出發點不錯,安撫了一個維特式的中國少年。問題在于,她給那個匿名的男孩和公眾以及新聞行業,同時帶來煩惱。這,才是最大的“非”。對于廣播電視節目主持人來說,該引以為戒才是。


 

女人久久www免费人成看片